专访欢娱创始人于正:从“娱”到“正”,不变匠心

发布时间:2017-11-19

说起当下风头正劲的电视剧制作人,于正是绕不过去的名字。“于正出品”不仅意味着高收视率,也是商业回报的保障。

于正年少成名却争议不断,甚至一度陷入舆论的旋涡。面对质疑,他认为一切都会过去,转而把精力全部投入到持续创新中。

蛰伏3年后,重回公众视野的他颠覆了大众对他的认知:题材从古装跨越到现代,从爱情延伸到权谋;视觉上从极致艳丽转为大气厚重、气势磅礴;创作视角也更加具有社会责任感,个人情怀体现得淋漓尽致;在个人成功的基础上,通过输出优秀演员、编剧、导演、摄影等,打造行业领军人物……这也意味着一个“新于正主义”喷薄而出。

近日,鹰雄会记者趁于正短暂回京的空档对他进行了专访,试图揭开“新于正主义”神秘的面纱。


打破“于正美学”   寻找新的美学支点


今年3月,于正一手创办的欢娱影视召开战略发布会,公布了2017-2018年的8个项目片单,并曝光两部新作《朝歌》《凤囚凰》的片花。

从片花看,《朝歌》色彩浓郁具有质感,精致震撼的画面特效展现出了殷商王朝的磅礴大气。《凤囚凰》则淡雅清丽,将南北朝极富中国古韵的水墨丹青和禅意心法融入到服装、造型、道具中。

观众看完后感慨于正变了,而于正则称,“人在每个阶段都会有自己喜欢的东西,就像一道菜吃腻了想换一种口味。原来的‘于正美学’被大家模仿,所以我要找到一个新的美学支点。这两年我不断看各种历史书,发现历史很美,于是决定将历史还原。”

为此他聘请了几个历史顾问,在创作中和他们进行碰撞,以此保证故事好看又符合历史。

在视觉上,《朝歌》和《凤囚凰》打破了之前的“于正美学”,也不同于其它还原古代连环画和文字的正剧,它们的灵感来自古画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于正看到了夜宴图,被古画的美所折服,便一口气看了上万张古画,甚至拿着放大镜一帧一帧地研究《清明上河图》副本,这让他对古代生活更加了解,也让他寻找到新的美学结构——金属感,于是将其运用在《朝歌》中。

他预测这种风格很快会被跟风,而他希望自己的每部作品风格都不同。

在拍摄《凤囚凰》之前,他从著名摄影师孙郡的工笔画摄影中找到了灵感。在拍摄时,他清空了房间的陈设,摆上南北朝的家具,效果出来后惊艳四座。

他曾比喻自己像一座“公寓”,里面有很多不同的房间,他现在只打开了一间,未来要努力把它们一间间打开。

而为了创新,于正在拍摄之余每周至少看一本小说,一周看3部电影,并关注所有新出的电视剧。通过持续学习和吸收新知识,不断推翻和否定自己,让自己时刻走在创新的前沿。


传承传统文化  引领行业发展


更关注社会议题,更具社会责任感是于正新作品的另一个标签。如何既能向观众传递正能量又不失可看性是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,在《朝歌》和《凤囚凰》两部作品中他也做出了尝试:

一是在剧中展现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;二是在角色的设置上更贴近现代人的生活,希望能帮老百姓解决问题,而不是讲大道理。

于正透露,以前他剧中的戏服只要漂亮就行,但近两年他开始大量使用罗、丝绸、缂丝、织锦缎等中国传统的老布料。罗只能用手织,一天仅能织两厘米,虽然价格昂贵,但质感无与伦比。

有些人认为电视剧不是历史,无需较真。但于正却很执着,据他透露,即将开拍的《延禧攻略》将这种文化传承做得更加极致,连一个头簪都是实物的复制品,他之所以耗时耗力地做这些道具,是希望吸引更多人去关注这些传统文化。

在故事创作中,他也会特意设置一些强情节将服装、礼仪、饮食等中国传统文化传播出去,当同行学习这种模式后,会逐渐带动整个行业,这是他未来的使命。


坚守匠心  追求极致和完美


出生于金庸故乡的于正从小迷恋各类小说,也因此打下了深厚的文学基础。高中毕业后,怀揣明星梦的他到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学习。

那时父母给的零花钱不够,他就开始写小说赚钱,发表后又尝试写话剧和电视剧。后来香港导演李惠民看中了他的剧本,将其招致麾下。

2002年,于正在上海成立“于正工作室”,成为一名独立编剧。2005年,他首次以编剧的身份参与制作《大清后宫》,因为享受美学的感觉,此后他担任了欢娱所有作品的制片人,打造出《宫》系列《美人》系列等热门古装大剧,奠定了“于正剧”的江湖地位。

《凤囚凰》在拍摄时候,于正几乎全程待在剧组,不好就要重拍,一定要拍到他满意为止。

和于正一起共事11年的欢娱CEO杨乐向鹰雄会记者透露,多年来于正一直坚守在剧组,11年中他在剧组过了8个春节,为了做好一个项目不惜一切代价。她评价他是“自己见过的年轻人中最努力、最爱学习、最专注的人,他身上的坚韧是当下很多年轻人身上所缺少的,他是名副其实的工匠型人才。”

但于正对自己的努力仍不满足。不久前,他转发了《摔跤吧爸爸》的主演阿米尔•汗增肥25公斤,再用5个月练成健美身材的微博并留言,“这才是真正的爱电影,突然觉得自己很惭愧,做的还不够多,不够极致,未来会更加用心,更加努力!”


培养新人  扶持中坚力量


在于正的新剧中,总会出现很多新面孔,这不仅降低了制作成本,更为培养新人提供了展现的机会。

事实上,当年很多新人因为参演了于正的剧而成为一线明星:《宫》捧红了杨幂、冯绍峰、佟丽娅,《宫锁珠帘》让袁姗姗为众人所熟知,《笑傲江湖》打开了霍建华、陈乔恩的内地发展之路,《陆贞传奇》成就了赵丽颖和陈晓……于正的“造星”能力可见一斑。

对于旗下艺人,他的原则是不签“同款”,提前避免了内部竞争同一角色。

而要想成为欢娱的签约艺人,首先要人品好。欢娱从未发生艺人解约的事情,于正表示,如果公司把艺人捧红后艺人要解约,这是人品问题,不会用。

此外,欢娱的艺人不仅外形要好,而且还要会演戏,并有特色,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他(她)。而一旦和艺人签了约,公司就会给艺人提供最好的资源。

私下里,于正就像一个大家长一样爱护艺人,经常带他们聚餐和旅游,这个大家庭的成员之间也非常有爱,有经验的艺人会带新人的进组拍戏。

目前,欢娱旗下签约了陈晓、杨蓉、宋威龙、张哲瀚、吴谨言等十几位艺人,共设有6个经纪部,计划增加到40个经纪人

除了不遗余力地培养艺人,未来欢娱还要打造集剧本、制作、艺人、发行、宣传、衍生品于一体的欢娱生态。


于正坦言这都是为他的剧服务,他要将欢娱打造成一个平台,欢迎有才华的编剧、导演、摄影师、造型师等行业的中坚力量来到这个平台,让他们合作互通,使各方资源优化分配。


“我希望能够帮助有才华的人,让别人过得更好。”他说。


寻找High  持续创新


近两年来,许多“小鲜肉+IP的影视作品口碑和收视双双扑街,在于正看来,一切男性向的“升级打怪”都不会有市场。


他认为现在不是男性观众主导遥控器的时代,而大部分电视观众还是喜欢看家庭剧,另外,有些小鲜肉演技不过关,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。


他并没有跟风购买IP,而是从源头养成自制IP,他的秘诀就是找High


在他眼中,中国的故事都大同小异,关键在于人设的不同。从古至今男女不平等,中国的电视剧也反映了女性意识觉醒的过程:


最早的是才子佳人模式,女人等男人中状元回来娶她;然后是苦情戏,女人只要忍耐,春天总会到来;接着是《还珠格格》《流星花园》,女人可以没有多少学问,但会有人来保护,这些都是女性依附于男性社会的形态。但到了《回家的诱惑》《甄嬛传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女性意识开始觉醒,忍无可忍无需再忍。


而于正的新剧已经超越了这些阶段,呈现的是绝对独立坚强的女性人格,所有的困难独立去完成,男性要足以优秀才能跟其匹配。


未来,于正计划创作一部谍战剧,将芭蕾舞和谍战元素融合在一起,而《皓镧传》等项目也会在下半年启动。他希望不断地创新,每一部都和前一部完全不同,对他来说赚钱是次要的,他玩得High是最重要的。


“假如某一天我找不到High点了我就会停一停,将精力放在培养艺人上。我希望某一个时代,中国最红的演员都是于正的戏出来的。”他对记者说。